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专栏 > 正文

不以颜值论味道

日期:2019-04-03 【 来源 : 大发3D-五分六合-一分11选5 】 阅读数:0
阅读提示:人不可貌相,卑微如望潮、跳跳鱼、沙蒜者,同样不可貌相。
作者|沈嘉禄

  小时候,弄堂里的宁波老太一直告诫我:海不可斗量,人不可貌相!她指的是14号里陈家伯伯的大儿子陈明煌,身高一米五,招风耳朵塌鼻头,老婆寻不着,爷娘双脚跳,但“陈大郎”是江南造船厂的工程师,万吨水压机有他一份功劳,还去北京参加过国庆观礼。本人颜值也不高,但宁婆老太的话给了我莫大安慰,我立志努力学习,成大后也要让全世界劳动人民吓一跳。

  然而岁月无情,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越拉越长,要以自身证明“人不可貌相”,这辈子恐怕来不及了,只得移情别恋,以美食的名义证明一下别的“不可貌相”算了。

  去年秋天,上海作家协会小说组与影视组共四十位作家赴宁波采风,象山的石浦镇也是其中一站。石浦是东海渔场主要渔货交易市场和商贾辐辏之地,现在仍为全国六大中心渔港之一。

  大巴在石浦古镇景区门口停靠,古镇里的民居和小巷细心保持着原有风貌,有些用石头垒成的小平房更具渔家风情。在大力发展旅游的思路指导下,像钱庄、烟馆、药铺、学馆、绣阁之类的元素被精心包装,塞进几幢高墙大院中,试图成为渔港百年沧桑的故事背景。不过在一个绣馆里我领略了浙东绣娘的手艺,一双鞋面上绣出千紫万红的花卉,实在不输苏州绣娘手段。石浦绣娘尤擅做盘钮,式样不少于两百种。旧时,老公出海打鱼,一去两三个月,小娘子就呆在家里飞针走线,阳光从东窗进西窗出。

  石浦镇里还有一座城隍庙,正殿对面的戏台有精美的藻井和栏杆,戏台下面摆开数张八仙桌,老人聚在一起下棋、打牌、喝茶、讲古,日子十分悠闲。屋檐下的老太太围坐在一起,叽叽喳喳,在她们手中飞出一只只小鸟般的锡箔,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。

  我们选择在一家靠海的酒家用午饭,大家看到虾鱼蟹鲎横陈在洁白晶莹的冰块上,就点了几道上海不易吃到的海鲜,比如鲜鱿、望潮、跳跳鱼、虾柴——也就是称之为九肚鱼的那种软骨头鱼,还有以前在台州才能吃到的沙蒜。

  望潮这个名字颇为传神,这厮的学名叫短蛸,是当地常见的一种小章鱼,体黄褐色,背部色深,腹部色浅,也有触须和吸盘。望潮是大海中的弱小生命,故而选择集体主义行为模式,涨潮时随海浪来到浅滩,钻入泥浆中觅食,退潮后又忍不住寂寞,钻出沙滩东张西望,似乎有志于远方,渔家孩子熟悉它的性情,一逮一个准。

  石浦厨师用白灼古法治之,蘸辣酱、酱油均可,鲜嫩,爽滑,不失为下酒妙品。

  这天我们在海滩上看到了不少跳跳鱼,以游击作风神出鬼没,有人大喝一声,它立马转入“地下”。这厮又叫弹涂鱼,论颜值也让人深表同情。跳跳鱼中的佼佼者还能爬树,在海潮汹涌时稳坐钓鱼台,颇有严子陵垂钓富春江的风仪。

  象山厨师用它来汆汤,汤清鱼嫩,喝一口也算不虚此行了。

  最让我刮目相视的是沙蒜,沙蒜的学名叫海葵,鲜度是膏蟹的三倍。厨师将沙蒜焯水去除污衣,放入高压锅内,加姜片葱结和陈年黄酒烹制数分钟后,取出沙蒜及原汤,然后转入炒锅内,入自炼猪油和葱姜等煸炒出香,再下熟沙蒜和水发豆面,加蚝油和老抽上色入味,略烹一下装盘上桌。

  我盛了一小碗品尝,沙蒜软嫩略有弹性,豆面吸足了沙蒜的汁液,油润滑韧,两样食材入口后,便让人感觉一种横冲直撞的、少林功夫般的海味。沙蒜向天下吃货证明:海不可斗量,人不可貌相,卑微如望潮、跳跳鱼、沙蒜者,同样不可貌相。

精彩图文
俱乐部专区 / CLUB EV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