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专栏 > 正文

重上千秋关

日期:2019-01-09 【 来源 : 大发3D-五分六合-一分11选5 】 阅读数:0
阅读提示:千秋关,我的驿站。在此回望一下,再往前走,便有了新的心境。
作者|胡展奋

  许多地方你一生不会去两次,但千秋关是个例外。

  千秋关,好响亮的名字,却僻居皖浙边界的一隅,四十多年前我就和它结了缘,那一年是1977年冬天,回沪过年前,我和最好的朋友M有过一次回家路线的筹划。

  顺便说一下,M是当时厂里的文化达人,因一篇散文《喜鹊》刊登在厂刊上,并且被广播站反复诵读,他变成家喻户晓之人,和他走在路上是一种荣耀,因为到处都有人和他招呼,作为朋友同时受到关注,我是很借光的。

  他长得英挺而具书卷气,特别关注刘心武刚刚在《人民文学》发表的小说《班主任》,热爱文学的我们如痴如醉,天天聊到形影不离的程度,除了热情鼓励我,他几乎逢人就揄扬我,殊不知我的写作风格偏偏与当时的风气格格不入,党政工团的写作班子,我从心里看不起他们,他们也从骨子里排斥我,后来九年的时间里“从不搭界”。

  回上海,厂里有专车,但对山沟外的世界,我们更充满憧憬,如果“自由行”,则有两条路线,一从宣城坐火车经马鞍山、五分六合回沪;一经浙皖线到杭州,自杭州坐火车回沪。我们选择了后者。

  当地班车似乎是下午发车,盘山公路到达千秋关,我俩大吃一惊,如此雄关,我们竟然一无所知,司机让休息一下,我们赶紧登关。时值冬令,满山红叶,崇山峻岭中,只有一条崎岖山道打通浙皖两省,千秋关就坐落在险隘之上,两边峭崖壁立,舍此一途,绝无逾越的可能,果然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记得已是黄昏,暮霭四合,两个年轻人壮怀激烈地站在关上指点江山,时而抒发自己的远大抱负,时而倾诉自己的情感挫折,都是不甘人下、胸怀凌云之志。

  关上讨论热烈,关下喇叭声声,司机后来忍无可忍,上关怒催,我们才惊醒过来,全车因我们延迟了20分钟。

  很多年过去了,我和M各奔东西,曾经好得形影不离的朋友只因一点小事,忽然就疏如参商,不过,多少年过去了,千秋关一直在我心上,那一段友谊也一直在我心上,朋友可以不来往,那一段友谊是无辜的,不该被故意雪藏。

  四十年后的初冬,朋友邀我“宁国游”,我本兴意阑珊,但忽然在行程中瞥见了“宁墩”,继而瞥见了“千秋关”三个字,顿时决定加入旅程。四十年过去了,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人生故事后,能翻回故事的第一页岂不快哉。

  出乎我意料,四十年后的千秋关焕然一新,依然雄峙在浙皖边界,依然雄视着千山万壑,它宽了许多,因为公路拓宽了许多,炸山拓岭,新的关隘从旧关的左掖链接了过来,关体因此横扩了二分之一,旧关还保留着,供人凭吊旧迹。

  我在雄关上下徘徊。

  漫山的红叶,漫坡的西风,漫壑的雾岚,山径依旧,山色依旧,松涛依旧,但心境不同,旅伴也不同了,记载从晚唐开始,这里进行过无数次的激战,我和M曾在此漫步,幻想着拾到古战场的旧刀枪,如同幻想着离开山沟里的水泥厂,我们为此设置了无数个方案,最远的方案是到东北的本溪市去,那时觉得,只要是城市,有公园影院,有宾馆学校,则无论大小都比这个“活棺材”好,我们需要人群、需要爱情、需要文学,但这一切这里有吗?!

  都说从逆境向顺境转折,人生约有七次机会,老天是够厚道的了,看你能否把握,回望四十年,我真正的第一次转折乃1985年,在此之前的所有折腾,也就是长达八年的空折腾;M也一样,我们那次旅行后,友谊的小船就开始漏水了,关系渐渐疏远了,他交了女友,结婚,生子,提干,然后丧偶、再婚。完全放弃了写作而转入了业余的音乐爱好。

  千秋关,我的驿站。在此回望一下,再往前走,便有了新的心境。

精彩图文
俱乐部专区 / CLUB EVENT